徐峥:靠它我才成了“药神”(2)

来源:搜狐娱乐 编辑:卢莹 发布: 2018-07-09 13:10

- 4 -

人得学会为自己去活,

而不是活在别人的目光里。

有一位香港制片人看了徐峥的话剧,主动找到他:“咱们这里有一部戏,你来演可以吗?”徐峥问:“什么戏啊?”人说:“《春光灿烂猪八戒》。”一听这名儿徐峥眉头就皱了:“那我演什么啊?”人说:“猪八戒。”

犹豫再三,徐峥还是接了。

徐峥也就是想到电视剧行业试试水,哪想到这部剧莫名其妙火得一塌糊涂,收视率一度冲破30个点。靠着一对俏皮的小辫儿和红扑扑的脸蛋,徐峥一夜之间被人熟知。不过很可惜,大部分人并不太关心他本人叫啥,只关心他演了猪八戒。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徐峥造成里严重困扰,一出门,无论是广场上、马路上、地铁里,一有人认出他,就问:“你就是那个猪八戒吧?”

徐峥心里很拧巴:“我堂堂一个上海滩的先锋艺术家啊,转眼之间成猪八戒了?”这个古典艺术形象对这位现代青年的心理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甚至不亚于早年秃顶带来了重创。尽管徐峥又演了一部自己非常满意的《李卫当官》,别人还是会问:“你就是那个演猪八戒的李卫吧?”

电视剧都播完好几年了,徐峥去银行取钱,工作人员笑脸盈盈:“欢迎您徐先生。”结果工作人员忘了关窗口麦克,转脸冲旁边同事喊:“给猪八戒拿一万块钱!”

徐峥死的心都有了。

“我明明是想做一个严肃、专业的演员,怎么就被当成一个脸打腮红的猪八戒了?”徐峥越想越不舒服。越不舒服,就越是触碰到一个核心的形而上的问题: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是为了让自己对自己感到满意呢,还是期待别人把我看成是谁而才为此去努力?

显然,徐峥要的是前者。

只有坦然接受当下,并不断地更新自己,不断地变成更好的自己,这样的过程,才能给我们真正的成就感。至于外界是否愿意理解自己,是否能正确理解了自己,这是我们无法主观控制的。比它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的斤两。

堵在徐峥心里的那口气,又通了。

- 5 -

“我只想证明我是个好演员。”

一次采访中,徐峥说:“我觉得我是一个失败的演员。”记者问:“你是认真的?”徐峥点点头:“对,因为有一次我看网上一个‘谁是实力派’的问卷,网友说了好多人,我翻了好多页,始终没出现我的名字。”

《李卫当官》之后,徐峥演了不少电视剧。说来也怪,有的戏名气也不小,偏偏徐峥就是不能爆红。大奖,更是未曾拿过。说到底,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找到用武之地:“我觉得我做演员的时候,一直很被动,不是一上来就有机会。很多想尝试的角色,不会那么容易就落在我头上。其实我一直想让大家更了解我。”

没有好机会,徐峥就自己去找。

宁浩拍《疯狂的石头》时,本来是要安排一个女贼。想来想去,给徐峥的妻子陶虹发了邮件。结果陶虹没档期,徐峥看到邮件,毛遂自荐去了,而且一分钱酬劳不要,就想演那个奸商老板。

这样的角色,戏肉太少,能出彩儿,但出不了大彩儿。突然有一天,曾志伟跟拍《爱情呼叫转移》的刘仪伟说了个老板、民工在春运期间一起回家的故事,刘仪伟说:“这有意思,不正好能拍一部电影吗?”于是拉来投资方,投资人说:“行,那你去把孙红雷和王宝强找来,咱们就投。”刘仪伟说:“我给你们推荐个演员吧,叫徐峥,演出来肯定更有意思。”

这就有了《人在囧途》。

为什么推荐徐峥呢?刘仪伟记得很清楚,当初拍《爱情呼叫转移》,徐峥经常改剧本,一改就是几页纸。到了《人在囧途》,他差不多口述了一个新剧本。刘仪伟就想,这小子肯定要自己干。果然,拍完《人在囧途》不久,徐峥想:与其求角色,不如写个本子自己拍,那多过瘾。

没多久,徐峥带着《泰囧》的剧本四处拉投资,走哪儿都被人拒。最后,在光线传媒老板的办公室里,他足足演了40分钟,这才说服对方。

谁能想到呢,这个名气并未达到顶峰的演员,拿着6000万投资,交出了近13亿的票房。整个电影圈都懵了:徐峥这是打哪儿蹿出来的?

其实稍微了解一下徐峥,也就不会觉得奇怪。文艺青年的底子,先锋艺术的追求,拍《人在囧途》,徐峥就觉得好多事没聊透,只是平板地讲了一个故事,还没有触及到人们内心深处的那些东西。一个能花40分钟在舞台上表演“拥挤”的艺术家,怎么会满足于讲一个流于表面的故事?

于是在《泰囧》里,徐峥希望做更有意义的喜剧,不止是让观众发笑,还得让观众思考,思考生活的本来面目和我们人生的匮乏。他不希望大家坐在电影院里大笑一通就空虚离开,回家的路上,至少得有那么一两个人慢慢琢磨出味儿来,开始变得沉默不语。说白了,这是老派艺术家的执念,俗称:寓教于乐。

让艺术照亮现实,这是他的追求。

- 6 -

人最难得的不是糊涂,

而是在荣辱面前活得清醒。

早些年,徐峥说过一段话,乍一听心酸,细听却是欣慰。他说:“很早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夜成名没我什么事,我没有这个命,所以这一路走过来,我特别踏实。”

这世上有些人运气好,一撞撞个大头彩,很快被各种诱惑卷走,连肉带灵剃得认不出自己。陈道明清高吧,早年演完《围城》飘得不行,一眼望去就觉得全天下属老子牛逼。要不是拜访了两次钱钟书,估计还一直活在梦里。高晓松26岁开完万人演唱会下来,多少年都不带正眼瞧人的,所以老天爷赶忙送他进监狱清醒清醒。徐峥一路没过撞大彩,40来岁才炸出个《泰囧》,反而不是坏事。成了“十亿导演”,无数剧本追在屁股后面求着他拍,他愣是三年没拍新电影。

能沉住这口气,不容易。

《泰囧》破纪录时,他说:“我以后电影的票房,可能会越来越低。”

人家问他什么意思,他说:“因为我想以后不需要太去照顾市场,在兼顾商业的同时,去做一些真正有意义的表达,哪怕牺牲一些商业利益。作品要在艺术上做更深的拓展,商业上必然要放弃一部分,但我愿意做这种尝试。”

看吧,骨子里还是文艺。这也难怪,为什么在《我不是药神》出来时,他会反复对媒体说:“我和宁浩,会为这部电影保驾护航。”

在话剧舞台上混那么久,徐峥知道什么是好的。不好的东西,他是真不愿意让人看。当初拍完一个垃圾电影《嘻游记》,他第一个站出来给观众道歉:“对不起,这次我很不负责任地接了一部这样的戏,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有这份心,何愁不出爆款?

这一次,还与《泰囧》有本质上的不同,不是靠着天时地利人和炸出个爆款,而是实打实地用演技圈粉。有人说,《我不是药神》有《辛德勒名单》的影子,让人想起阿米尔·汗这样的印度良心。这里面有一半的功劳,来自徐峥。

一位叫青乡的豆瓣网友看了电影评价道:“徐峥太牛了,他在《无人区》里牛过一次,还要在《药神》里再牛一次,一个演员能够在两部牛逼电影里牛逼两次,就没白活。小时候我穿开裆裤,他演猪八戒,一个演《春光灿烂猪八戒》这种题材的电视剧演员,就像一个演青春偶像题材的电视剧小奶狗,你很难想象,在娱乐圈,这种人会有什么大出息,但徐铮的演技让你震惊,就像这个片子让你震惊。”

是,当年看完《辩护人》和《杀人回忆》,我问朋友:“什么时候,中国也可以有宋康昊这种大饼脸的影帝?把一个个接地气浑身臭德行的小人物,演得那么活灵活现?”

万万没想到,这个人,会是徐峥,会是那个看了无数次却没让人多看一眼的喜剧演员。而这一次,在《药神》里,他无懈可击。

而静下来一想,为什么不能是他呢?回头看徐峥这么多年走过的路,今天的成功,绝非偶然。在人生的困窘中,他一次次自我反省,一次次心路绞杀,始终都保持着一份对表演的热爱,从来没有掺合过圈子里乱七八糟的事,脑子里想的,是如何用艺术,去关照现实,开解人心。他知道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一直在踏实地前进。

在他这个位置的人身上,这是难得的清醒。

对《我不是药神》,影评人张小北说:“电影能做到的好,它都做到了。剩下的是这个时代不让它更好。在我们刚刚经历过的时代巨变洪流之中,有无数这样的小人物在洪流中艰难生存着,同时在竭力不丢失他们的灵魂。终于有这样一部电影,让我们能够看到时代,看到善意,看到希望。希望这部电影也能被这个时代善待。”

同样的祝福,也该送给像徐峥这样用敬畏之心演戏、用良善之心做戏的人。

唯有如此,将来才会有更多《我不是药神》。

本文参考资料:

[1]《鲁豫有约·徐峥》,2009年

[2]《徐峥:我脱光的故事》,星空演讲

[3]《咽下‘文艺青年’这根鱼刺》,导演公园

[4]《腾讯娱乐:徐峥》,第31期

[5]《徐峥:聪明是智慧最大的敌人》,网易

[6]《徐峥:我想证明我是个好演员》,易时间

[7]《徐峥:窘境求生》,2015年《南方人物周刊》

[8]《徐峥:主流喜剧必须俗才能被接受》,非常道采访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