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陆乐:“第一反应”让意外不再夺走生命

来源:网易网 编辑:帅歌斌 发布: 2018-06-28 11:51

20180621_112142

第一反应创始人、CEO陆乐

2018年3月,凤凰网公益专访社会创新家蔡延青时,他提到自己最新制作的社会创新纪录片《创变者》第二季有一集讲述的是《帅光头的第一反应》,“帅光头”名叫陆乐,全民互助急救平台“第一反应”创始人、CEO。“第一反应”自创立以来,荣获了很多殊荣。去年,“第一反应”被评为凤凰网行动者联盟2017公益盛典“年度十大公益项目”。

提起陆乐,认识他的人脑海中会浮现出一个“光头”的形象,他笑声爽朗,声音洪亮,思维缜密,常年穿着“第一反应”的橙色工服,穿梭于各种需要急救的场合,带领一支“救命”的橙色队伍,利用急救“黄金四分钟”,与死神较量,救下一个个鲜活的人,让意外不再轻易夺走生命。

近日,“帅光头”陆乐做客凤凰网《公益先锋》,讲述自己的公益理念和创业故事。在这之前的几个月,他曾为凤凰网的媒体人带来了一场名为《学会这240秒,拯救一个你爱的人!》的急救课,参与培训的学员不仅学习了正确的自救和互救知识,还消除了很多急救认知上的误区。“面对危难,学过急救的人,不会慌张失措,还可能正确挽救他人的生命。”陆乐希望传递给学员这样的共识。

“在救护车到达前对突发急症/意外伤害者进行有效救助,全力搭建全民互助急救平台,将互救互助发展为中国社会的常态。”陆乐对凤凰网公益表达了创立“第一反应”的愿景。

“硬汉”陆乐内心“柔软”

熟悉陆乐的人会发现,他每天都精力充沛,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笑容常常挂在脸上,仿佛真的没有能让他烦恼的事情,正能量满满。

谈起自己的人生经历,陆乐用了“拼命”、“玩命”和“救命”三个词概括。

“从小学武术,参加很多拳击、散打比赛,这是拼命;长大之后在国外参加了很多极限运动,包括无动力帆船航海,这算玩命;现在第一反应创业,做的是救命的事业。这就是我的命。”陆乐说。

从小习武,让陆乐有了健壮的体魄和“硬汉”的形象。在海外留学期间,他热衷户外运动,不管是登山、滑雪、潜水还是航海,都少不了他活跃的身影。

年轻时的陆乐,喜欢航海、玩帆船,他取得了美国帆船协会认证和日本一级船长资质,常常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扬帆起航,追寻理想和远方,被很多人称呼为“船长”。

玩帆船时,陆乐碰上过两回被认为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桅杆断裂,但最后成功脱险。在他看来,如果连极端情况人们都知道怎么处置, 突发事件也就没什么可怕的,“应急预案不是放在柜子里面的纸,是一个人的肌肉记忆,急救也是。”

他常想,如果每个人都花时间系统学习基本的急救技能,这会是一件对自身乃至整个社会都特别好的事情。

但对中国百姓来说,急救常识是陌生的,还没能成为每个人的肌肉记忆。如果一个人倒下,大概率事件是身边没有人能实施及时有效的急救。陆乐意识到,这是一个急需解决的社会痛点。

陆乐上大学时在日本学的是公共政策和互联网,成立急救培训和生命救援机构“第一反应”似乎并不是他当时的目标。

曾经的“船长”能够蜕变为“第一反应”的“陆队”,来自一段刻骨铭心的伤痛。

2012年,他计划去环球航行,但一位热爱跑步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同学在跑步时,因心脏骤停离开了人世。38岁的创业者,倒在马拉松赛道上,永远离开了刚出生的孩子和家人。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会先来。一个30多岁的生命瞬间消失,无异于一个家庭的灭顶之灾。失去校友的沉痛,也惊醒了陆乐。

“如果当时有人对他进行急救,是不是悲剧就可以避免?”

陆乐内心深处的柔软被激发了,校友离世的悲剧不能再重演。陆乐对人生有了新的顿悟,一种挽救生命的使命感,驱使他想要在急救普及上做些事情。

虽然自己不是医生,但自小习武、爱好户外运动的陆乐已经接触过许多与急救相关的知识,加上大学期间学习IT的专业背景和知识结构,让他萌生了许多公益创新的点子,成立“第一反应”虽是偶然,但似乎他已经有了坚定的内心准备,一场硬仗要打,只能“赢”,不能“输”。

“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保尔•柯察金的这句名言,说出了陆乐成立“第一反应”的初心,也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

生命只有一次,不可重来。

陆乐创办“第一反应”,身体力行做急救

心脏骤停,救护车到不了,怎么办?

在美国,每年有大约60万心脏骤停的患者,抢救成功率约为15%,个别大城市成功率能达到50%。但在中国,每年大约有50万心脏骤停患者,居全球前列。其中在大城市中,抢救成功率还不到1%。在急救专家眼中,包括马拉松在内的公共场所猝死事件的频发,是国内公共场所抢救设施不到位的直接结果。

急救就像一场和死神赛跑的战斗,和“第一反应”一样奋战在急救一线的力量还有很多,如同陆乐一样的“战士”也很多,在美国圣地亚哥海洋公园因救治患者而获名“最美医生”的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唐子人对中美两国的急救体系感触良多。

“首先,美国有着较为统一的急救系统。拨打911以后,急救、消防、警力都会到位,且分工明确。其次,公共设施非常完备”,唐子人表示,“国外公共场合放置AED(自动体外除颤器)是非常常见的。但AED目前在我国的普及率非常低,使用率几乎为零。”

AED(自动体外除颤器)

此外,根据唐子人团队的研究结果,在北京,患者倒地后获得他人救助的病例为11%,而在国外,这种病例一般都在85%以上。

陆乐对中国急救现状的判断,和唐子人的上述研究产生了共鸣。陆乐认为,中国缺少的不仅是急救技术,更缺的是急救意识。在中国学过急救的人不到人口的1%,而在德国几乎所有人都学过急救,在日本甚至每一个小学生都系统地学过急救。急救是每个人通过训练都能掌握的基本技能,心脏骤停的患者若能在四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则可能有60%患者被救活。

遗憾的是,“黄金四分钟”的急救并不能指望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来完成。不仅在中国,哪怕全世界,救护车也不可能在四分钟之内到达。而我国公众急救知识缺乏、急救能力不够,这段时间的空白就成为生命流失的关键原因。

如何才能让患者有办法在四分钟之内得到有效的救助?这就是陆乐认为“第一反应”作为一家社会企业,所要精准解决的社会痛点的核心——救护车到不了,那就想办法让老百姓拥有急救的技能。

陆乐带领团队开始全球拜师学艺,向欧美日等国家的急救专家、救援机构、产业政策学习。2012年,“第一反应”创立,并且成为了美国心脏协会认证的培训中心,通过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急救培训课程,中国学员可以系统学习急救知识和实战技能,并通过严格的测试,获得世界权威及国际资质的急救认证。截至2018年5月,已经有几十万成人及儿童,系统学习了“第一反应”的急救培训课程,其中近2万名受训者已经获得国际急救认证证书。

除此之外,“第一反应”自主研发的智慧应急救援系统,在三百多场马拉松赛事中有效运作,包括选手生命风险评估、安全方案量化选择、急救人员科学组织、现场救援无缝衔接等。

2013年6月,上海举行国际铁人三项比赛,赛事主办方了解到“第一反应”有能力为赛事提供安全保障后,找到陆乐,赛事现场救助了一名发生心脏骤停的女观众。 从此,“第一反应”开始被外界关注。

至今,“第一反应”在39座城市守护超过134万跑者,成功挽救了13名心脏骤停者,并且成为中国田协、中国马拉松官方医疗合作机构。

“第一反应要用有限资源去创造社会价值最大化,你要有效率,哪个人群最愿意接受这个东西?哪个人群更愿意帮助别人?年轻人。所以我们做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形式。”陆乐说。

因此,2015年,“第一反应”在上海马拉松赛事保障中启用了自主研发的APP“第一闪电侠”,还在微信上推出了小程序“救命地图”,显示最近的AED位置,方便急救的开展。此外,“第一反应”打造了服务于各行业的应急自救SOS系统,目前,有100多家企业定制化建立应急自救系统。

陆乐相信,未来社会化急救,即每个人身边的黄金四分钟急救系统, 就像小时候邻里之间互相帮忙一样。“不久的将来,当周围有急救情况发生,我们都可以成为像蝙蝠侠一样的急救特工。只有建立起体系化的急救系统,才能在救护车到达之前做到更有效的急救。”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