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普俊:农门子弟的“焊接”梦

来源: 中工网 编辑:卢莹 发布: 2018-06-20 13:54

冯普俊正在研究GW4型开关快速拆装工具的改进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近日,当南方电网广东江门供电局变电管理二所职工冯普俊再次翻开全国劳动模范证书,8年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受证书的场景历历在目。回想自己从一名技工成长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的经历,感慨良多。

从十几岁踏出农门到40岁时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冯普俊一直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是他的2毫米分毫不差的电焊技术。

这位农门子弟,用电焊焊出了自己的个人梦,也焊出了中国梦。

 少出乡关,农门子弟求自强

台山深井镇濒临镇海湾,是广东江门市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冯普俊出生在那里。“我们镇是台山最边远的农村,要坐3个半小时的公车才能到县城,家里只有4分田,一家人吃饱饭都成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初的深井镇,建设资金匮乏,电网环境薄弱,只有一个35千伏变电站,仅仅1200千伏安容量的变压器艰难地在台风暴雨里喘息飘摇。单电源变电站供电可靠性羸弱,每逢海风肆虐,经常一停电就是三四天。年少时的冯普俊曾下决心,要投身电力建设。

冯普俊不足20岁时,像每一个誓要走出农门的子弟一样面临选择,要么继续读书要么参军,他选择了读书。

冯普俊从广东省电力技工学校毕业后来到江门供电局工作。他把自己埋在车间里,把退运的设备拆了装、装了拆,研究每一个螺丝钉的作用,操作熟练到蒙着双眼用10分钟时间就能安装好一台少油开关。车间里一把不足60厘米宽、150厘米长的藤椅见证了他的这段艰苦岁月,他在这张藤椅上一睡就是3年。“一定要让人知道在电力检修这个行业还有个叫冯普俊的。”支撑他走下来的,是内心的这种自强,这种自强也成就了他如今的一身过硬本领。

自力自强的想法延伸到他所热爱的专业上。初入检修专业,看到老师傅日复一日地干着同样的检修工作,萌发出革新检修专业的想法。“电力检修不是脏累苦的活,是高等技术、应用化学和材料学。”于是,他开始到各处五金店溜达,用草根办法改造工具,从前半小时拆不掉的设备,经他变革后仅需七八分钟就能搞定。工作至今,冯普俊前后改良了60多台检修设备,发明了20多种检修、降损工具,为企业创造经济效益880多万元。

在他的书架上,放着《高等数学》《金属材料与热处理》《钳工工艺学》等各种自学书籍,甚至还有《PPT制作》与《演讲沟通》,这些书籍见证了这位农门子弟自学、自强的历程。

壮历淬炼,焊技问鼎技术之巅

把一件事做到8分好在特定条件下也许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把一件事做到极致,那一定和深入骨子里的热爱密不可分。这份热爱,最终决定着为什么奋斗,决定着对一份事业的热情和责任心,决定着人生的高度。

电焊是变电检修工必备的一项基本技能,易学难精,可提起冯普俊的焊接技术,许多老师傅都竖起大拇指——服!冯普俊能在2毫米的薄壁上焊补设备缝隙,并能精准控制焊枪火焰,经常一次性吻合,不仅分毫不差而且没有焊渣。2毫米是什么概念?大概相当于一枚1元硬币的厚度。与庞大的机器设备比起来,2毫米简直微乎其微。

“机器设备经过长年运行,日晒雨淋热胀冷缩,容易出现裂缝。在变压器和散热器的连接处,一些缝隙细得像头发丝,肉眼难以发现。如果处理不当,会影响上万户家庭乃至一个城镇的供电。”为此,冯普俊从不敢马虎。由于壁薄孔小,焊接不易一次成功,一般的检修师傅都只能在停电的情况下焊接操作,虽然稳妥,却加长了停电时间,但冯普俊却能在带电情况下精准焊接。

“带电焊接很考验基本功,焊丝口径、焊接位置要拿捏准,手要够稳,一不小心,可能会把孔烧大。”为了模仿带电状态下设备的振动频率,冯普俊模拟故障现场,找来同事配合,按照相似的频率敲击设备,反复练习。“有时一天能用掉四五包焊丝,焊得多了,常常会感到眼花,一晚上睡不着。”算起来,他至少练过1000多次,眼睛甚至熬出了血丝。

问鼎技术之巅后,冯普俊并没有停滞不前。2013年11月份,冯普俊成立了江门供电局第一个劳模工作室。工作室每年为企业解决1个至2个技术难题,研发出诸如“GW4隔离开关触指拆装工具”“简便拆卸式吊装工具”等多型工器具,应用广泛并大幅提高工作效率,荣获7项国家专利。

 报效家乡,承载梦想砥砺前行

2010年,工作20年的冯普俊已到了四十不惑的年龄。当年立志走出农门的他,完全没想到在人生40岁的时候,能够获得“全国劳动模范”、江门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感动南网人物及南网“个人一等功”……当年自强的梦想在冯普俊奋斗的岁月中不知不觉地实现了。

就在荣誉接踵而至的2013年,某变电站2号主变一开关因故障烧毁,造成较大范围停电。从凌晨2点接到抢修任务电话,到次日晚22时抢修任务结束,冯普俊在抢修现场连续指挥作战20小时。恰巧那段时间他腰痛毛病发作,强忍着锥心的腰痛,他硬撑了20个小时。直到完成抢修任务,同事们才察觉出他不对劲,赶紧送往医院。随后一连几天他都直不起腰,半年中必须依靠针灸理疗才能缓解疼痛。

许多人不理解,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他支撑下来,还是苦守车间3年的那份自强吗?或许放在冯普俊办公桌上的那本迈克尔·阿伯拉效夫的书《这是你的船》,能回答这一切。年过四十的冯普俊有着更广阔的自强观——与企业共成长、与国家共命运,个人的奋斗梦与国家梦紧紧拴在一起,同舟共济。同样是2013年,他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神舟十号发射时,心里却琢磨着用于航天科技的绿色材料,哪些可以用到电力行业,解决检修专业多年来难以突破的技术难题。

即使人生走到了高处,他的心也未曾远离。110千伏深井变电站2号主变扩建,冯普俊强撑腰痛来到现场仔细勘察,亲自登高比对开关刀闸安装工艺细节,确保扩容工程“零隐患”投运。如今的深井站,110千伏海深、端深线的接入,彻底改变了单电源可靠性低的历史。单台变压器从当初的1200千伏安一路壮大到如今的20000千伏安,10倍扩容的今昔对比也印证了深井镇经济发展的日新月异。

离开深井镇这么多年,冯普俊最怀念焖乌头鱼,一道海边渔民的家常菜。他亲自去市场挑选食材,常在家里做这道菜招呼同事徒弟。“6斤到8斤的乌头鱼大火烧开,小火慢炖,再加上姜葱和陈皮,美味无穷。”乌头鱼俗称“斋鱼”,肉质厚实平实不贵,正如冯普俊,在这大火烧小火炖中,熬出了年少自强的苦、壮年的拼与如今的开阔,飘出了家乡海边刻在记忆中的味道。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