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管延萍:送医进山

来源: 中工网 编辑:卢莹 发布: 2018-04-11 10:47

20180409145807663726993_看图王

管延萍每次都背着这样的背篓进山送医。

新时代 奋斗者最幸福

大洋网讯 “广东的专家来为我们看病体检,请村民迅速到村小组活动室。”随着大喇叭声在云南丙中洛的大小山谷中回荡,刚刚爬到山上的管延萍,一边气喘吁吁,一边从背篓里取出听诊器、血压仪等摆放在一个小桌上;护士翁香静在一旁摆放着心电图机……一年来,这种场景一次又一次在丙中洛有人居住的村落上演。

2017年3月,作为珠海金湾首批援助怒江的医生,管延萍来到丙中洛镇卫生院。一年来,她背着背篓、跋山涉水,送医进山已达200多次;散落在丙中洛高山峡谷间共有46个村小组,她整整走了四轮。

  结缘:情系云南贡山 辞别家人

今年49岁的管延萍,来怒江前,是珠海金湾三灶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从医26年,她先后经历过外科、妇科、产科等多项工作。2015年作为一名全科医生,她被派去筹建三灶海澄卫生服务站。2017年3月初,金湾卫计部门下发通知,欲派几名医护人员到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帮助当地建立公共卫生体系和家庭医生模式。一看通知,管延萍心里一亮:自己的条件不就很符合吗?既有全科医疗经历,又有公共卫生的丰富经验,因此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在确定来贡山前,她唯一不放心的是年近80岁的老母亲和两名都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的兄长。作为一名医生,平时承担了家人的健康保健职责。为了自己走得安心,她教会了儿子和侄子测血压血糖;来贡山后,嘱咐儿子每天要给她打电话,反映姥姥、舅舅的身体状况。

管延萍说,来贡山前,从网上得知这里交通条件很差,虽然心里有十足的准备,但来时的行程还是给她一记下马威。她说:没想到,在飞机、高铁四通八达的今天,来这儿却整整花了三天。

去年3月12日一大早,她和珠海来的同行先到昆明,再从昆明飞往保山;又从保山坐大巴到怒江州,一路上翻山越岭;在飞机上,大家还有说有笑,但自从乘上了大巴,个个都被颠得晕头转向,话越来越少;一些人还吐得昏天黑地。直到当晚近12点才到怒江州,连身体条件最好的汉子,都累瘫了。

第二天他们又坐着汽车在盘山公路上颠簸了8个小时,除了中途在小镇上吃午饭,一路上大家都是胆战心惊。盘山公路很窄,只够一辆车通行,看到迎面有车而来,司机就得远远地找稍微宽敞的地方停下让路;沙砾、坑洼、流沙、滚石,一路上随处可见;路两旁不是滔滔江水,就是悬崖峭壁。“全车的人一路上都是双手紧紧地抓住把手,时不时被颠得跳了起来,虽然山脚的江水碧绿得像绿宝石,但谁都没胆子多瞄一眼”。

当晚他们住在贡山县城,第三天,她被分配到丙中洛镇卫生院,再一次摇摇晃晃坐了半天车才抵达丙中洛。

管延萍在进山途中。

艰辛:背着“背篓”送医进山

虽然这是家卫生院,但只相当于发达地区一个卫生所,除了房子大点,她到后成了名副其实的专家。

“第一次送医进山之前,我希望带上心电图机,一了解,这里的心电图机、B超机都在仓库里睡大觉,因为没有人会用,根本没有拆封。”管延萍说,这让她非常震惊,只好先培训同事怎么用心电图机,后来又培训他们用B超机等仪器。

丙中洛镇卫生院院长杨江梅说,以前每次下乡送医只不过帮村民测血压量身高体重,所以没有人愿意来。这次下乡,管延萍用一个纸箱装上医疗设备、药品、方便面,足足有十来斤,随行的男同事还帮她扛心电图机。医院的救护车将他们送到了山脚下无法继续前进,他们只得徒步。

第一次进山,不到十分钟,她就气喘吁吁,越往高处爬,腿越是打颤,手上的纸盒越来越沉,十指勒得发紫。

山上的毛毛刺沾满了她的裤腿,刺到双腿脚踝处非常疼痛,她不得不用绳子扎紧裤脚,将刺一根根地往外拔。有时实在爬不上去,同行的伙伴拽着她走;一到村里,她一屁股坐在村小组活动室门口的石阶上大喘粗气。一行人到村后发现,真没村民到场来看病,村小组组长便用喇叭一遍一遍地广播。听说广东的专家到了,一些村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了。见这医生不仅能看病,还带来仪器体检,先来的村民又回去一家家地劝。

管延萍说最终这一天她忙到天黑,由于提纸箱上山很不方便,回来后便买了背篓。此后上山下乡,便背着一个大背篓,里面装满各种诊断仪器、干粮和水。有时候年轻同事还得扛B超机、抬车床上山,方便她给病人做检查。在海拔近2000米的怒江大峡谷中,经常要爬几百米甚至千米的高山,每爬一步都十分艰难。短的山路每次要爬半个多小时,长的要爬3个多小时。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