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赵伟国:5年扫荡16家公司

来源: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编辑:卢莹 发布: 2018-01-05 10:23

在放慢并购脚步后,赵伟国掌舵的“紫光系”,以举牌联想控股的方式再次回归。虽然旗下的上市公司紫光控股称,以后会低频交易,但在短短4天的时间,紫光集团还是举牌了联想控股和中芯国际两家上市公司。

赵伟国“掌舵”紫光集团后,自2013年以来,就以大规模的并购闻名。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到目前,紫光系共投资16家(不包括后期暂停或终止的),斥资近千亿元。其中,芯片领域就有11家,先后十多次举牌上市公司。

赵伟国其人也成为资本市场上,大学企业的一个“异类”,除了在资本市场上纵横驰骋之外,其还掌握着一家国有企业紫光集团,串联起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

低频“扫货”

标的从实业到投资公司

紫光系的收购标的从芯片公司等实业上发生转移,举牌大型投资公司联想控股。

在放慢并购脚步后,赵伟国一出手就引发了整个资本市场的侧目,而这一次,赵伟国举牌的并非实业公司,而是一家以投资为主业的大型企业。

去年12月底,紫光集团在海外控股的上市公司紫光控股耗资1.354亿港元购入联想控股451万股,同时购入中芯国际,已达到举牌线,再次引发人们对赵伟国“买买买”的关注。

紫光控股披露的收购理由是“公司认为购入联想控股股份属一项具有吸引力的投资,有助于提升本公司投资回报”。赵伟国随后回应称入股联想首先是基于财务考虑,“我们认为联想控股被低估了”,并表示暂未考虑战略投资方面。

在这之前,紫光集团的上一次对外并购还是2016年末。紫光控股在其公告中解释称,本集团对于其金融投资已制定及执行低频交易策略。

该策略相对于此前的高频率并购而言,仅2016年一季度,紫光集团就突击潜伏进入14家上市公司的名单。

有芯片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自己看不懂紫光收购联想的逻辑:“此次究竟是作为垂直产业的整合还是只是财务投资,我觉得现在不好说。从联想的盘子来讲,紫光购入当然有好处,但是需要这样做吗?”

一名雪球投资专栏“柳叶刀”的作者、紫光系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紫光控股举牌联想控股就是纯财务投资,认可联想控股的价格而已,不会有过多的业务牵扯。他表示,“联想控股旗下的一些上市公司或者准上市公司与紫光目前的布局有很大的区别,紫光专注于云、芯片等;而联想控股则是一个多元化投资的控股公司。此外,联想控股从2015年在香港上市以后,股价跌幅巨大,跌出了机会。”

而在人们关注赵伟国收购标的转移的背后,赵伟国对紫光“芯片+云网”的部署仍在进行。他向媒体披露的2018年新年展望就包括“紫光以移动芯片和存储芯片为突破口,形成从芯到云的产业链”。

赵伟国“从芯到云”的产业构想借鉴了三星的发展经验。2015年5月,紫光集团与惠普达成合作,旗下紫光股份以不低于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惠普旗下“新华三”51%股权。新华三除提供IT解决方案外,还发力云计算、大数据等业务方向。紫光的主营业务自此从芯片拓展到云。

“紫光集团的行业布局很宏伟,只是目前还处在布局期,尚未直接介入竞争,各项业务的发展需要假以时日。但从国家层面来看,紫光的存在对于中国芯片行业来说还是很有希望的。”深圳市半导体行业协会前秘书长蔡锦江告诉记者。

遭遇挫折

800亿定增方案夭折

号称“买的企业一个都没卖”的紫光系,去年相继减持中芯国际、中兴通讯H股和山东金泰股份等公司。

通过举牌联想控股,赵伟国又一次引发了公众的关注,赵伟国到底是不是资本玩家?面对外界质疑,赵伟国回应媒体称,“买的企业一个都没有卖的,不断加大投入”。

新京报记者查询资料发现,紫光集团入股上市公司后,曾有过减持。

紫光控股曾于去年10月公布,10月9日至11日期间,于公开市场出售共517.75万股中芯国际股份,每股作价介于9.92至10.3元,套回5247.62万元。但去年12月,其又再次购入中芯国际股票。

2017年2月,紫光集团曾以平均每股12.6港元的价格,出售了314万股中兴通讯H股,套现3956.4万港元。

2017年8月,紫光集团还因为买卖山东金泰的股票而被山东证监局出示警示函。2017年2月至7月期间,紫光集团和其一致行动人健坤投资合计买入山东金泰838.9万股,卖出78.9万股,占已发行股份的5.13%。

当持股超过5%后,紫光集团并未停止交易行为,而是继续买卖山东金泰股份,直到7月21日才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

紫光集团1月3日承诺,截至2018年10月29日的一年之内,其及一致行动人承诺不减持山东金泰的股份。

据公开资料统计,截至2017年三季度,“紫光系”累计涉足的 A 股上市公司达20余家,包括山东金泰、*ST紫学、*ST京城、华兰生物、宁波富邦、浪莎股份等。

赵伟国在资本市场上也曾遭遇过挫折。2015年11月,赵伟国旗下的“紫光系”公司(紫光国芯)曾抛出800亿元的定增方案,当时引发了市场震动。不过,该定增因为证监会2017年推出的再融资新规而被迫终止。

2017年7月,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国芯拟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买入长江存储的方案也以失败告终。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