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苗:我就是何小萍

来源: 腾讯娱乐 编辑:朱悦辰 发布: 2017-12-21 15:37

8478-1F926163T6

三个月前——电影《芳华》第一次准备上映的前夕,我们专访了新一任“冯女郎”苗苗。采访一共进行了两次,时间长达4小时。可谁也没想到,9月24号,电影上映的前五天,《芳华》突然宣告撤档,进行到一半的路演宣传全部戛然而止。

各种各样的流言也随之而来:有人猜测这是片方炒作、也有人说是因为题材敏感,《芳华》被总局临时叫停。随后,导演冯小刚在微博上进行了澄清,否认炒作说之余,更感叹: “我必须诚实地告诉大家,我的心情是有些悲壮的。”作为女主角的苗苗也坦诚道:“当时看到导演哽咽,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641_看图王

《芳华》导演冯小刚携主演黄轩、苗苗出席活动

随后便是一段长达三个月的缄默期,所有人都在揣测这部电影的命运。直到12月7号, 《芳华》终于举办首映礼宣告最终定档。冯小刚携主演黄轩、苗苗等在北展剧场与2000多位观众见面,在台上发言时,苗苗刚开口就激动落泪:“我都不知道我何德何能,能在大银幕上有这样的角色。我要感谢导演,给我这个机会。”冯导见状赶紧安慰道:“我希望能为中国影坛输出一批年轻的力量。”

有人说,这部描绘部队文工团记忆的电影,是在纪念导演冯小刚曾经的“芳华”。而对于出道多年,终于等到这部电影的苗苗,似乎也刚刚迎来了自己的“芳华”。

“冯女郎”的含义

电影《芳华》上映的12月15日零点零分,苗苗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致何小萍的信》,讲述了自己与女主角“何小萍”的故事。

信的落款时间是2017年4月20日,那是《芳华》杀青之后的日子。从通过海选拿到“何小萍”这个角色、到演绎她、再到杀青后与所有人分离,苗苗历经了八个月的时间。而最终,这段漫长的记忆被她书写成了一封2385字的信,信的内容没有分段和隔行,似乎一口气就倾泻出了自己的所有情绪。

信里详细讲述了她与“何小萍”的相遇——那始于一次偶然的机会,经纪人帮她报名了《芳华》的角色选拔——就是当时在社交网站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号称冯小刚拒绝“整容女”的《芳华》海选。

因为面试的演员都不能化妆,且不能身着华服。于是苗苗穿了一条宽松的军裤和一件已经洗不白的海魂衫。“就这么去了”。为了贴合角色,她还特意梳了两个麻花辫。“妈妈和我一起(去的)。我印象很深,当天我俩坐地铁,很多人都在看我。”苗苗回忆。

她也清晰记得,第一次来到冯小刚工作室的情景:“工作室特别大,墙上挂的全都是冯导的画,里面坐了好多人,导演坐在中间。”

当天,苗苗准备了两段舞蹈作为才艺展示,《爱莲说》和《喜儿》,一个展示舞蹈技巧,一个贴合电影年代。 尽管是专业舞蹈学院出身,但自从因伤病离开总政歌舞团之后,苗苗很长时间不再登台演出。“我是为了《芳华》选角才重新把跳舞捡起来的,在排练期间还发烧了,我当时很担心自己在选拔时不能完整跳下来。”

苗苗说,她不是一个自信的人。海选当天的女孩们都是舞蹈专业出身,紧身练功服尽显身材和气质,而她只穿着宽松的海魂衫,就那么静静地躲在了一旁。

在至少六轮的选拔中,苗苗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冯导就是和我们聊天,内容大概是每个人从小的经历,怎么来到北京,以及我们的一些近况。”让她没想到的是,最后接到的通知是,她被定下出演《芳华》的女主角“何小萍”。苗苗瞬间觉得有点蒙。

事后她反思,可能是自己的部队文工团经历打动了导演。不过苗苗的朋友们却觉得“何小萍”这个角色似乎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学舞蹈、文工团、个性内向自卑、经常被人欺负,每一条都和她本人对得上号。”

演艺圈讲究传承,电影圈尤甚,大导演带新人(通常是电影女主角)出道,后者便顺理成章获封了“X女郎”,比如张艺谋旗下的“谋女郎”、周星驰旗下的“星女郎”——而如今有了《芳华》加持的苗苗,头顶上俨然多了一个叫做“冯女郎”的耀眼光环。

而在此之前,苗苗大都出演的是一些不太显眼的配角。近期说得上来的角色,恐怕只能想到赵丽颖、林更新主演的热播剧《特工皇妃楚乔传》,她在里面饰演“谍者小七”。从不起眼的配角,到数月之后一跃成为“冯女郎”,在外界看来无疑是坐火箭的速度。

以至于几乎后来的每一次采访,苗苗都被媒体问到“冯女郎”的相关问题。但她始终没有想好一个“标准”答案,她只用“很感谢、很幸运”来简单表达。“我觉得‘冯女郎’这三个字,其实是对我们几个人的一个美誉。”与她一同采访的,在《芳华》中饰演“萧穗子”的钟楚曦替她解了围。

苗苗没有说,为了《芳华》这次机会,其实她已经等待了十年。

我可以触碰到“何小萍”的灵魂

很少有人知道,苗苗2007年就出道了,她在演艺圈已经摸爬滚打着度过了一个女演员最宝贵的10年。这期间她考进总政歌舞团,但最终因为伤病,不得不结束了长达7年的文工团生涯。离开舞蹈之后,她决定做演员,选择做得很快,但过程并不顺利。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到处试戏。“疯狂地见组、面试,记得有一次,一天就试了8场戏,其中3场哭戏,但无论(剧组)当时如何评价,最后大多没有回音。”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让苗苗常常觉得自己被命运“抛弃”了,“会忍不住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适合这个行业,是否还应该继续坚持。”

这样的境遇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芳华》里的“何小萍”。在电影里,何小萍也是被众人抛弃的那个——她身上总有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厌烦气质。第一次登场,何小萍示范舞步,便栽了一个大跟头,被人们笑话了半天;因为不常洗澡,“何小萍身上有味儿”,没人愿意接近她,女孩们都莫名地厌恶她、孤立她,连伴舞的男伴都说,“我和谁都能跳到完美,只要不是和何小萍!”

对于这个角色,苗苗总是能找到相当多的共鸣。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苗苗从小被爷爷奶奶带大。《芳华》剧本里有两场“何小萍”关于父亲的戏:一场是她在被窝中偷偷给父亲写信,一场是她收到爸爸的遗物。这两场戏让苗苗联想到了自己,“剧本里没有写何小萍流泪,因为她的眼泪已经哭干了。我也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我怎么也做不到,眼泪鼻涕一起流,忍都忍不住,最后哭到衣服湿透,手脚发麻。”

在家里,爷爷奶奶对她的教育属于传统型,“有什么情感,大家都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但不会直接表达”,因此,在建立和适应亲密关系上,她觉得自己不够擅长。

苗苗说,她也并不是一个合群的人。6岁学习舞蹈,9岁就离家到北京上了寄宿舞蹈学校,因为连跳两级,年纪比同学都小,如何融入集体成为苗苗的第一难题, “一接触新环境,大家都觉得,我有时候说话、做事有点奇怪。”

一如“何小萍”的孤僻,初入舞蹈学校的苗苗每天都独来独往,很少与人交流,忽略了很多“应该”被注意的社交行为。直到有一天,她的被褥被莫名其妙地泼了洗洁精水,暖壶里被人灌了酸奶,值日被人故意针对,她才意识到好像“有问题”,但“问题”是什么、是怎么发生的呢?她并不清楚。

对于一系列排挤,苗苗的反弹很激烈,“直接和人打了一架”,但这无疑是个恶性循环。她变得越发自卑。

在《芳华》第一次试戏的时候,苗苗表演的那场戏就是“何小萍”的室友们在宿舍门外围堵她、质问她,骂何小萍是骗子、是撒谎精。一句又一句话,戳在苗苗的心里,她的情绪终于爆发了,但嘴里迸发出来也仅仅只是一句“我没撒谎”。

苗苗说,虽然这是她与“何小萍”的初次相遇,但她却似乎可以直接触摸到了“何小萍”的灵魂。

641 (1)

在《芳华》剧组被“嫌弃” ,杀青那天想过跳楼

《芳华》正式开机后,导演冯小刚为让苗苗快速进入角色,在角色讨论会上提出一个办法。“冯导说,让大家从今天开始就孤立我,因为何小萍就是一个被孤立的角色。他说从明天起,我就要看到你们的效果。”大家顿时就笑了。

一开始,“大家还是会习惯性地跟我说话,因为之前我们都挺和谐的。可每次他们和我说话说了一半,又说 ‘不行不行,不能跟你说’,就走了。”苗苗说。

这种情况,让想要全身心投入角色的苗苗感到焦虑,于是她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要让大家真的讨厌我。因为当时还没有完全确定角色,我一直担心被换,很没有安全感,很忐忑。”在担心被换角的压力下,苗苗很快开始了一次彻头彻尾的“转型”。

“比如桌上有吃的,大家都会说这是谁的,我吃一个,然后我就态度很差地说,是我的,不准吃!”苗苗试图用这些令人反感的行为来让大家厌恶自己。苗苗说,她甚至认真思考过,自己要不要也像何小萍一样两个星期都不洗澡。

效果来的比苗苗想象中还要快。大家都开始对她颇有微词,一种声音是:“你现在不是苗苗,也不是何小萍,你到底在干什么?”

在一次讨论会上,有人发言,直指苗苗:“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已经让人很讨厌了。”

这句话一落地,全场都安静了。苗苗说:“当时特别想哭,但是一直忍着,也没有反抗,没有解释,后来别人在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了,感觉一直是画外音。”

这件事让苗苗真正感受到了“何小萍”的难受和压抑。

直到拍摄杀青戏的那天,她也没能真正和剧组的其他人和解。《芳华》里有一场文工团散伙的戏,大家把酒道离别。冯小刚导演特地把这场戏安排在最后,因为除了苗苗和黄轩以外,其他演员的戏份都要杀青了。“当时每个人都在喝酒,说以后再见什么的,我却一点儿难受的感觉都没有。”

苗苗瞬间恍惚了:“我真的变成了何小萍吗?”

当时,剧组所有人都在一所度假酒店的七楼吃散伙饭,苗苗独自站在餐厅外的小阳台上,“我当时真的有种想跳下去的感觉。”“我觉得自己怎么活得这么……活得这么可悲啊。我跟何小萍一样被大家嫌弃,我觉得我就是何小萍,何小萍就是我,一样的多余。”

直到整部电影杀青,苗苗也没从惆怅里走出来,“我回到了现实,但感觉何小萍就这么没了,苗苗剩了个空壳了。”

最怕被问,黄轩是不是心目中的初恋情人

苗苗花了一个多月才走出“何小萍”。那段时间她每天都躲在家里画画,不愿意出门。“好像只有画画才可以慢慢地找回自己。”

坐在一旁的经纪人也忍不住爆料,“那段时间,苗苗一直打不起精神,让我们很担心。”后来,公司给苗苗安排一部新戏《爱上你治愈我》,她饰演一个心理医生,公司的目的是“让她治愈别人的同时也要治愈自己”。

如今,苗苗和父母一起住在北京,妹妹也在北京上大学。虽然妹妹有心进演艺圈,但苗苗却不希望妹妹也走上这条路,“太累了,而且还不能交男朋友。我就希望她好好找个老公嫁了。不要那么辛苦,我挣钱就够了。”

从上大学开始,苗苗就开始打工挣钱养活自己,进了文工团工作之后,更是扛起了养家的重任。“一想起我要撑起整个家,还没有男朋友可以依靠,我就觉得我怎么这么苦啊!”她笑着自嘲,逗乐了现场所有人。

苗苗回忆,自己的上一段恋情还是在遥远的学生时期,“他是我的初恋,学习特别好,又不爱说话,就是花泽类那种类型。我追了他整整一年。”但苗苗的第一次表白很快就碰了壁,“他特别决绝,跟我说这辈子都不可能,你别想了。”

但苗苗没放弃,坚持给他写情书,为他学做饼干,每天切好水果放在他的课桌上,生日的时候给他做蛋糕。直到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的“世界末日”那天,男生终于向苗苗发出邀请:“我们在一起吧。”

但故事的发展和总是和留有遗憾的青春电影一样,这段感情最后还是无疾而终。想到这里,苗苗忍不住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特别惨,我一直都没有遇到过一个我喜欢的人,他也正好喜欢我。”

“黄轩怎么样?”我们逗趣。

“我最怕的就是被问,黄轩是你心目中的初恋情人吗?”

“那你打算怎么答?”

“我不会套路唉,你教教我吧。”刚笑着说完,她就很“套路”地把“黄轩”替换成了他在《芳华》里的角色“刘峰”。“我喜欢的男孩应该要很善良吧,刘峰就是这个样子,还挺男人的,敢想敢冲的那种类型。”苗苗托着下巴说道,“除了在电影里没有表现出幽默感,可以说刘峰的85%都是我喜欢的。”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