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仓

吴昕:希望演技被肯定 不再变表情包

来源:搜狐娱乐 编辑:朱悦辰 发布: 2017-11-09 10:53

b5118f33bb123e3c1a80f022e40ea7d0_副本

这大概是吴昕职业生涯里,经历“红”与“黑”最强烈的一年。聚拢在她身上的话题,除了《快乐大本营》之外,有了层出不穷的、新的内容。她在有意识地给事业拓展方向,无论是颇受好评的时尚街拍,还是饱受争议的演技,亦或是与潘玮柏似假还真的绯闻。这些尝试的效果有好有坏,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吴昕要跳出《快乐大本营》这个“大温室”了。

“话少”、“存在感弱”、“人肉背景板”,不少网友这样评价吴昕在《快乐大本营》中的位置。刚加入节目时,网友在贴吧的这些批评,曾让她自我怀疑到想离开的地步。那时候何炅教她,试试看坚持三个月,如果三个月之后还是想走,再走也无妨。这一坚持,就是与“快乐家族”并肩把节目做到了第20年。

这些年间,吴昕因为《快乐大本营》被很多人熟悉,也因为《快乐大本营》招来种种非议。与偶像男艺人稍有亲密接触,就被其粉丝差评怼上热搜。为此,她在《我们相爱吧》节目中与潘玮柏谈起时,终究抵不住压力,崩溃大哭。

更激起她改变的是,2017年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精心准备的节目临时被砍。这也让她开始深刻地反省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结果?你是不是要更加努力?是不是要让别人看到你可以做一些事情?

从主持人到演员的转型,是吴昕正在努力的方向。拍戏会给她新鲜感,那是完全不同于主持人的体验,可以跳脱开自我,去体验不同的人生,“我很希望我有一天演了一个角色,被大家津津乐道,哪怕她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被大家骂,我也是很开心的,因为我觉得是我成功做到的一件事。”她希望给自己一个新的领域,通过努力得到肯定,要一个成功。

对《深夜食堂》的特殊情感:

很多的人生死结在那段时间想通

在《快乐大本营》默默主持了11年后,吴昕红了。她去巴黎时装周,接拍各种时尚写真,更大胆地登上了《男人装》的封面,这是吴昕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原来我可以走性感路线”。《男人装》的写真出来后,她很满意,还跟对方主动要了照片,挂到家里。

她和潘玮柏参加《我们相爱吧》,在节目中假装谈恋爱,两人超甜的互动意外收获很多好评,两人的CP粉还总结了种种蛛丝马迹,分析吴昕是否真的在和潘玮柏谈恋爱。

在采访中,吴昕并不会太多提到潘玮柏,只是简单聊了聊对他的印象:“很真诚,虽然成名很早,地位很高,但是又很单纯,这是让我比较意外的性格特点。”到了这个年纪,吴昕在考虑爱情时,更多的是现实问题,比如三观是不是一致的,对互相的工作是不是支持和理解,能不能聊到一块去,“至于谁适合谁不适合,也不能通过一个节目就怎么怎么样的。”

虽然时尚与真人秀方面的尝试得到了积极的反馈,但也有的尝试惹来了争议。比如几个月前播出的《深夜食堂》,她扮演的傻白甜伊丽莎白,被网友评价为“全无演技而言”。这不是吴昕的演技第一次被讨论,但《深夜食堂》原本被认为是吴昕真正意义上的电视剧处女作,她本人也投以不少心力,有这种结果是吴昕始料未及的,“这个是我比较喜欢的人物,也很意外呈现出来的时候网友这么反弹和这么不接受,所以对我来说是一个很难过的事情。”

吴昕坦陈,她对伊丽莎白有特殊的情感,不是因为她为角色付出了什么,“更多的是觉得拍《深夜食堂》这段时光对我来说很重要。”当时在高雄拍摄,那个地方没人认识她,吴昕就很放松自在,可以静下来有很大的空间,想很多事情,“我很多人生中的死结都是在那段时间想通的,所以那段时间对我来说,不管这个作品成或没成,这个人物是不是被大家接受,那段时间是我生命中不可复制的。”

在一档综艺节目中当了11年主持人,吴昕即使什么也不做,她的脸也很容易让人往节目方面联想,这个记忆太深刻了,不只是观众,连行业人士也无法避免。有一次吴昕去试镜,从背对的状态转了个头,导演在镜头前就哈哈大笑,她很不解为什么要笑,他就说一看到吴昕的脸,就想到她在《快乐大本营》里参加甩扁担那个游戏。

这些批评也激起了吴昕的斗志,“我就想说,千万别给我下一次演戏的机会,我一定会翻盘的,一定会还回去。”而她也完成了《亮剑3》的拍摄,还嘱咐导演:“把我剪得英勇一点,我不要再变成表情包。”

《快乐大本营》的“蝴蝶效应”:

曾被传与谢娜不和 

2017年的吴昕让人看到了改变,已经不再是《快乐大本营》里甘当陪衬的她。这一切的导火索是她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的节目被毙。原本吴昕和鞠婧祎为此准备了很久,手脚不太协调的吴昕,为了呈现更好的节目效果,甚至排练到凌晨2点。但这些努力却没有得到展示的机会,在临上场前几个小时,吴昕的节目被突然取消。当时的她在台上很被动,全程没有笑脸。

“确实没想到,因为也练了一段时间嘛,对我来说很突然。”吴昕说了一会,突然意识到,这是时隔将近9个月,她第一次谈起这件事,“天呐,我还从来没说过这个事情。”她坦率地说,大家都看到了她的状态——很不开心,在台上连笑都笑不出来,“你要说让我硬笑的话,我也真的装不了,我性格就是,这么多年也没学会伪装。”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快乐大本营》里吴昕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直被津津乐道。与其他人相比,吴昕的位置更像一片“绿叶”,当时甚至有人用“花瓶”、“只会傻笑”来形容她。11年的“快本”生活,吴昕承认自己在最初几年不够主动,“确实做得不够好,这也不能怪别人说,但是这几年我觉得大家应该会看到我的变化、成长和进步,所以有了前面的不好才有现在的好嘛,这是人生中必经的阶段和对比。”

《快乐大本营》15周年特别节目时,善解人意的何炅在台上特意问吴昕想说些什么,吴昕说她并不介意在节目里做“人肉道具”,“来《大本营》7年,过得最纠结的7年,从小到大,学习也不错,所有人都说你很好你很棒,来到这发现,自己是最差的那种,一度想放弃。何老师告诉我,你坚持三个月,三个月到了你再坚持三个月,竟然坚持到了今天。感谢大家的包容,哪怕是在《大本营》的舞台上扮演一棵树,我也愿意。”

采访中,聊到《快乐大本营》,吴昕再次提到,为了“快本”,她可以装男生,可以去扮丑,表演一棵树也愿意。但比起收获,她更多地谈到了她在这个节目中的遗憾,“我觉得总差那么一点点可以做得更好,这个是我要自己去思考的方向,就是你怎么在这么多年的工作中寻找新的进步点和新的让大家喜欢你的点。”

与节目中存在感的问题并存的一个焦点,是吴昕与谢娜的关系,网络上曾有一度盛传,吴昕受到谢娜打压。有次录制某男嘉宾的节目,其中一个环节是大家一起唱歌,吴昕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这微妙的状态被这个男嘉宾看到,于是点名让吴昕唱,随即吴昕也相当卖命地表演了起来,而就在大家high的时候,谢娜的一句:“这个节目就胜在一个乱。”一下把注意力又争取过去了。

因为这件事持续了很久,吴昕说她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处理,也不知道怎么与谢娜沟通。直到有次录节目之后,“快乐家族”一同坐下来把事情聊开了,大家就发现谁都没有恶意,那段比较艰难的时光就过去了,现在她跟谢娜关系非常好,也找到了适合彼此的沟通模式。

与谢娜的关系还能通过沟通解决,在拿捏与偶像男嘉宾互动的分寸上,吴昕却一再跌跟头,还曾因被男嘉宾的粉丝怼上热搜。

一开始吴昕还会觉得委屈,“大家都是工作嘛,何必把这么大的压力加在我身上”。久而久之则习惯了,既然是节目的安排和需要,她就去执行,“网友把我想得过于强大了,我要真是通过一个互动或唱首歌就能跟男明星怎么样的话,也不至于现在挺大岁数了我在这儿单着呀?!”

吴昕对吴昕的自我评价:

我的内心有一个很强大的童话世界

34岁的吴昕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爱好,看到hello kitty的周边,仍会忍不住买买买。她承认自己有“巨婴”的一面,在这个行业,自己经历的事情很少:她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我们相爱吧》里给潘玮柏煮一顿速冻水饺都要摸索好久,但并不表示她拒绝长大。

回看吴昕的整个成长历程不难发现,她被保护得很好,上学时父母倍加呵护,大学成绩名列前茅,毕业后即去《快乐大本营》。

相对于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来说,吴昕是幸运的。也正是因为这些经历,让她现在内心依然保有一个很强大的童话世界,就像她喜欢的伊丽莎白,不管受过什么伤,受到多少不理解,依然很积极乐观去生活,相信每一个人,这也是吴昕对自己的期许,“不管再怎么长大,不管再经历什么,但是这个(内心的童话)世界会尽全力保护好。”

说到自己的性格,吴昕坦言她有非常极端的两面,一方面因为被保护得很好,她有特别像小孩的时候,另一方面又特别独立,喜欢一个人待着,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也习惯了,乐在其中。时不时,她就会换个环境让自己静静,哪怕只是到咖啡馆坐坐,吃个甜点,买买东西,甚至平躺在酒店看书看碟,她就很开心,“其实你说我到另一个地方做了具体什么事,也真没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平缓的过程。”

这种放空自我之于吴昕,是一道心理的安全防线,“我希望自己活得很天真,比较无忧无虑,当外面的世界很乱或者说不太如意的时候,你可以跳到自己另外一个世界里,我只是希望可以把这块世界保留住。”

记者手札:

她说她是一个不怕改变的典型水瓶座

吴昕很直率,除了绯闻之外,她几乎正面回应了所有争议,没有拐弯抹角,也不会故意漏掉刁钻的问题,字斟句酌地问她在《快乐大本营》存在感不太强烈的问题时,她主动说自己听过比这更难听的。更意外的是,她第一次说到了跨年节目被毙的心情。

她当然不够圆滑,所以主持多年依然会把不开心写在脸上,笑不出来就是装也装不好。这是她的短板,也是她身上珍贵之处,凡人皆有七情,戒掉了情绪,也失去了性格。

吴昕说,她是一个不怕改变的典型水瓶座,希望一直活得天真无忧。虽然这两年一直处于很忙碌的状态,但多了很多新鲜领域的尝试,还是挺开心的。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