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名:带着思考长走参会

来源:人民政协报 编辑:胡欣 发布: 2017-03-03 12:00

0

3月1日,是两会的报到日。持续晴好的北京,天空碧蓝如洗。

王名委员仍然是长走参会。记者随他走到驻地时,已是下午3点10分。早上9点从清华大学西门出发,算上沿途补充一碗重庆小面的时间,走了6个多小时,手机APP软件上显示步数“31355”。

今年是王名委员第3年徒步上会。2015年,王名委员走到北京国际饭店报到。2016年,王委员走到华北宾馆报到。多年来日复一日长走的历练,给了王名委员这样的勇气和信心,也带给他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身体亚健康状况、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对生命乃至人生意义的认知,都发生了改变。”

不负春光不负己,今年的路线穿行圆明园和颐和园,王名委员仍像去年一样,一身运动服、一双运动鞋、一顶棒球帽。行至“福海”时,望着新芽待发的垂柳和阳光照耀下的水面,一行4人即兴连句:“两会蓝,艳阳天”“柳梢黄,波光潋”“中国梦,谋发展”“撸袖管,加油干”。

当天刮起的四五级大风没能拖慢行进速度。走路过程中,王名委员的手机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大多是预约采访或询问提案,对于自己熟知或了解的领域,他总是耐心对答。这样忙碌的状态令记者好奇他如何做到日均25000步?

每天坚持走路,说起来云淡风轻,做起来却有很多的难题。“课程一节挨着一节,出差调研三天两头,还有主持项目、指导学生、备课、写书,以及作为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负责人要协调的方方面面……我的经验是:事情再多,总有轻重缓急;工作再忙,总在调度时间。”王名委员告诉记者,在诸多事情中他会将行走排得靠前一些、重要一些、紧迫一些,同时时间压缩一些、灵活一些,就能在每天的日程中安排出行走的时间。

长走以来,无论春夏秋冬,王名委员上课都穿运动服,课前课后尽量安排长走,课上也常会提出健康、长走的话题并分享经验与心得。学生们有任何问题,经常是换上鞋来到操场就能和他边走边谈。王名委员笑着说:“坚持跟我长走的学生,有的体重下来了,有的血压稳定了,有的烟酒等不良嗜好戒掉了,有的心理问题解决了,还有一对在长走中喜结连理,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时间快及中午时,走到了颐和园“小苏堤”,两岸的桃树已吐露粉红的花苞。2015年年初,王名委员在这里首次挑战日行百公里,从凌晨3点多一直走到深夜11点,创下了日行12万步的最高纪录。去年9月,他组队参加了“善行者”50公里徒步,在540多支队伍中位列第53名。

“去年两会达成了日行3万步的目标,期间一共走了350公里,相当于绕北京二环路走了10多圈。”王名委员今年准备了提案,要在会议前期修改完成并逐一上网提交,还有每天的小组讨论发言,最为繁重的是接待各路媒体采访。他笑言自己的徒步计划全靠忙里偷闲的一个字:“挤”。

每天清晨6点准时出门,当别人还在睡梦中,他已迎着曙光走完1万步。上午会议结束,委员们回屋休息或到餐厅吃饭,他更衣来到院子里走上半小时。午休时间,他披着早春暖暖的阳光,一边徒步一边听下载到手机里的文件。下午会议通常5点结束,餐前走半小时,晚上用3个多小时整理修改提案,入睡前再走半小时。

过去14年,王名委员提交了不少提案,诸如《弘扬家德,重建家学,大力推动以家庭为中心的传统文化教育》等许多提案的选题、观点、思路乃至修改,都是在长走中思考完成的。连续几年上会,除了备好运动衣裤和鞋袜,他的行李中必不可少的还有便携式音响,用蓝牙连接手机,边走边听书、听文件,充分利用时间。“几年前参加全国政协社法委组织的一次调研,从谢朝华委员那里学来了这一招,弥补了长走没时间看书的缺憾,后来发现这样更加有助于思考。”王名委员说。

记者手记

这是我第二年跟随王名委员走路参会,6个多小时,刷新历史纪录。

在行走中采访王名委员已成了记者的两会工作惯例,边走边录音,之后再整理出来。除了请教公益慈善领域的相关问题、了解两会提案的关注点,也常在间隙讨论长走的话题。

记得2015年和王名委员走路到人民大会堂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开幕式,路上他说打算写一本书,关于食素和长走。如今,《我行我素》已印刷出版,与之同系列的《乐行者说》《善素者说》也在编辑组稿中。

记者查了一下百度地图,从清华大学出发,中间绕行颐和园再到鸿府饭店,粗略地算,一共是25公里多。之后,记者一下子瘫倒在报社的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记者在王名委员的博客上看到了更新的3件提案。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