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丽热巴:在成为别人的时候找回自己

来源:搜狐公众平台 编辑:卢佳祺 发布: 2017-02-14 09:45

迪丽热巴

迪丽热巴

三维空间的迪丽热巴,比微博上的“胖迪”还要逗趣。只要打开了话匣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就汩汩往外冒。这种洋溢着快乐的姿态带热了周身的气氛,周围的人又会报以正向反馈。人们常说,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差,在迪丽热巴身上,这一点已经应验。

去年,她一口气拍了5 部戏,常常是上午杀青,下午就进了另一个剧组。支撑这种高密度生活的,是她的一腔热血:这其中包含着一位年轻演员对表演的憧憬,刚从上戏毕业两年,有太多未曾开拓的领域想去尝试;也有太多的抱负想要去施展。机会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实在难以拒绝:“作为新人,我特别开心有很多机会找到我,让我参与到创作中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会感到累,而是会觉得很兴奋。”

18 岁就担当电视剧《阿娜尔罕》的主角,直至22岁饰演《克拉恋人》中的明星高雯,这个女孩才开始走红。“感谢”这个词,是采访过程中她提到最多的。说起刚出道时的经历,曾经演过的戏,对粉丝、合作过的导演、演员、身边的工作人员,她总要感谢。已经拥有的一切常让她感到幸运:“我觉得我得到的太多了,我时常会想,自己是不是值得那么多喜爱。”粉丝们在微博上给她的留言,又让她切实感到自己承载着一些人的期待。“没办法不努力”,她说。

化妆过程中不时会出现些小状况,比如高脚凳两次发出金属构件撞击的声音,让沉浸于回忆中的她吓一跳。不过,她只是低头看看椅子,又抬起头来继续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要求换一把。反而,她会关心周围的人是否舒适。助理蹲下身去捡东西,她会叮嘱对方起身时不要撞到头。采访进行到一半,有人进房间大声说话,她立刻拿起我的录音笔凑到嘴边。这时候,你能看到,这洒脱不羁的外表下潜藏着的细腻与教养。

野心勃勃的开始

从一幕幕戏中穿梭往来,“角色”与“自我”时常在体内胶着。迪丽热巴的老师、上海戏剧学院教授龙俊杰曾对自己的学生说过这样的话:“画家有画笔,演员有的只是他自己,演员的身体还有脑中所思所想,在表演的时候,都是工具。”这句关于演员“自我”的阐释让迪丽热巴一直琢磨到现在。今年6 月的一个晚上,她一改欢脱逗比的“画风”,在微博上写下这样的话:“爱自己,才能更好地成为别人。”那时,病中的迪丽热巴开始反思“自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我应该更爱自己,内心要充满爱。怀着愤恨与杂念演出来的角色,观众是看得出来的。”这是现阶段,这个女孩关于“自我”这道题的答卷。“

把表演琢磨地非常透的人就像心理学家,能够通过人的眼神和动作去洞悉人内心的想法。”迪丽热巴的这段感悟也来自于龙俊杰。刚刚进入上戏的时候,她害羞、内向,不善言辞。龙俊杰发现了这一点,便让她一个人站在30 多个同学面前,看每一个人的眼睛, 强制她克服被关注的恐惧。今天看来,“这就是表演的第一课,让你释放自己、打开自己。”

2012 年开机的《阿娜尔罕》是迪丽热巴第一部担当“女一号”的戏。在此之前,她曾参加《王的盛宴》“虞姬”一角的竞争,失败的结局让她感到沮丧,甚至让她一度失去信心。“当时就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出现在大屏幕上,应该好好在话剧上努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是迪丽热巴彼时的目标。直到《阿娜尔罕》的导演选中了她,她的演艺道路才开始转变。

这部描绘解放前后新疆乡村社会的电视剧并没有为迪丽热巴赢得很多现实中的人气,却为她的表演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剧中的阿娜尔罕是一个乡村姑娘,与迪丽热巴颇具都市感的外形有着很大差距,这一点曾令剧组感到担心。导演要求迪丽热巴做一些前期准备,包括写人物小传、体验戏中角色的感情。迪丽热巴对角色的想象溢出剧本,蔓延到角色的一生,从故事开始之前,直至角色生命的终结。一切工作都是为了让自己相信:剧本里的人物确实存在。

在吐鲁番盆地拍摄时,天气燥热,飞沙漫天,剧组里的很多人都病倒了,迪丽热巴是唯一自始至终坚持到最后没有生病的演员。“也就是拼着一份心吧”,对环境的不适应反而让她更快地找到那个生活在艰难困苦中的角色。

这段艰难的经历与后来参与《风中奇缘》的经历一样成为她“回忆中闪闪发光的片段”。在这部有胡歌、彭于晏、刘诗诗参与的电视剧中,迪丽热巴戏份不多,但前后穿插拍摄的时间也有3 个月。要兼顾学业和拍戏,这对于当时大二的迪丽热巴而言,并不轻松。“常常是前一天接到通知,第二天坐5、6 个小时的车从上海赶往象山,再深夜赶往学校。“当时虽然辛苦,但现在想来,汽车开过的时候,沿途的一些风景都是特别美好的回忆。我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够精彩一点,做一些和别人不同的事情。”

想真的活着

演员成名的道路可以很短,短到第一部戏就爆红;也可以很长,长到无际无涯。迪丽热巴没有一夜成名的好运气,但去年播出的《克拉恋人》已经让这个毕业不久的女孩收获很多赞誉。无疑,她已经足够幸运。

那个神经大条、性格率真的女明星高雯被很多人认为是暴露了迪丽热巴“本性”。迪丽热巴告诉我,她的确对这个角色倾注了很多感情。“高雯”的身上有一部分是她理想中的自己,正因于此,她的创作动力得到了激发。“我比高雯理性。但我非常欣赏这种性格,人一辈子能够凭着自己的愿望去做的事儿实在太少了,这样才算是真的活过。而我,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会思前想后。”

“思前想后”有时意味着成熟。进入上戏之前,迪丽热巴曾只身到东北师范大学读了一年预科。这是她第一次远离父母。“那时候,也会遇到很不开心的事情,我也是一个人消化掉,因为告诉了父母,他们也没有办法帮我。”有一段时间,在9 个人一间的寝室里,迪丽热巴独来独往,自己到图书馆呆着,排解心中的郁闷。“我是一个害怕麻烦别人的人,有事情能够自己消化掉,就自己消化。”

这份坚韧可以追溯到她的童年。她曾经学过小提琴和钢琴,之后又学习舞蹈。她曾想过以舞蹈作为自己将来的职业,所以很多痛苦她必须扛下去。压胯的痛苦至今依然在她的记忆里挥之不去。“跳舞的女孩都比较能吃苦,经历过韧带撕裂的苦之后,其它的也不算什么了。”

“要苦中作乐嘛。”她笑道。这让人联想到她习惯性地自我调侃。但其实,迪丽热巴远不像表面看来的那么大条,她有敏感脆弱的一面,也有悲观失望的时候。只是,她习惯于用欢快的笑脸覆盖心中悲喜。支撑着这张笑脸的,是坚韧的内心。

临近子夜,迪丽热巴晚饭还在路上,之后,还有一场漫长的拍摄等待着她。似乎是肠胃急需抚慰,她津津有味地聊起自己的“吃货”属性,又忍不住问工作人员:“哎,我的饭来了没有?”语气里,有些点撒娇的意味。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出现在镜头前,周身的道具立刻化为她身体的一部分,配合她演绎或强势、或柔媚的状态。不需要摄影师作太多提醒,所有的切换都流畅地不着痕迹。

此时,窗外的城市已淹没于一片深不见底的寂静。但在迪丽热巴所在的房间里,明亮的灯光、喧嚣的音乐流淌在每一个角落。发生在这个夜晚的情形,就像是对这位年轻演员的隐喻:目光的聚焦将她一次次从疲惫中唤醒。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份热闹会环绕着她,不舍昼夜。

再见,婴儿肥!

问:你一直都像火一样热情开朗吗?

热巴:和别人刚认识的时候,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其实就是特别怕碰钉子,怕尴尬,但接触以后,就会发现,我是一个藏不住内心火热的人。

问: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受谁的影响比较大?

热巴:我妈妈是非常开朗的,很有亲和力,基本上,人们都会希望和她亲近。我爸爸就比较严肃,家里的小朋友都有点怕他。爸爸和妈妈的两种性格塑造了我,我属于外冷内热的吧。

问:什么样的男生能够与你的性格配合默契?喜欢暖男吗?

热巴:不是,我喜欢冷酷男啦。也不能说是冷酷,就是希望他对我和对其他人有比较大的差异,这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与众不同的。

问:眼下,你正在拍哪部戏?

热巴:马上要拍《漂亮的她》,现在正在为进入角色做准备。

问:现在回过头去看第一部担当主角的《阿娜尔罕》,你有什么样的感触?

热巴:当时,拍摄地在沙漠,环境艰苦,这让我反而找到了那种非常淳朴的感觉。那段时间,我真的相信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其实,在每一部戏里,我都能够学到很多。那时,所有演员都是一大早乘坐一辆大巴出发,不管有没有戏,都是一起去现场。这让我很受感动,我觉得非常幸运,能够和这群敬业的人在一起工作。

问:在事业上,你是喜欢颠覆自己,还是比较随遇而安?

热巴:并不是我想演什么,就有相应的角色找到我。有些角色有些类似,但我觉得其实每个故事都是不一样的。面对每个人物,我都会把他们当做存在过的人来演。同一种类型的每一个角色都是有所不同的。

问:对自己的职业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划?

热巴:也没有,一切顺其自然吧。

问:在《风中奇缘》剧组,胡歌、彭于晏、刘诗诗都已经颇具知名度,这会不会让你感到压力或拘谨?

热巴:我当时是有点不知道和别人怎么相处,会有点放不开,但是剧组氛围很好,大家会来逗我,也会有人来找我玩。之后,和剧组的导演都有合作。

问:现在,这种紧张感还在吗 ?

热巴:也会,在刚刚进入角色的时候,依然有点紧张。

问:有没有到目前为止,特别想演,但没有演过的角色?

热巴:杀手,精神有问题的人。还有一些弱势群体,比如患有一些罕见疾病的人。

问:一直在成为别人,会不会迷失自己?

热巴:不会,一般收工回来,我就能够出戏。不过我拍克拉恋人的时候,我就会在片场吆喝:“我入戏了!入戏了!”哈哈,当然我必须要正常一点,不能沉浸在角色当中。因为“高雯”这个角色常常会虐待经纪人,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打”我的宣传。这一次,要特别感谢我的工作人员啦!(旁边传来工作人员的抗议声)。

问:去年一年演了那么多戏,是不是需要调整一下自己?

热巴:这一两年我还不是很需要调整。目前,我处于对什么都感觉很新鲜的阶段,还是特别热血的时候。

问:空闲时间干什么?

热巴:其实没有什么空闲时间。空闲的时候,她(迪丽热巴指指身边的工作人员)会叫我拍杂志(两人又笑做一团)。即便是偶尔空闲,我更喜欢“宅”

在房子里。小时候,我也是那种在房间长大的孩子,也不太喜欢出去跳皮筋什么的。说实话,我没什么出去玩的欲望。

问:现在出门会不会被认出来?会不会比以前对自己有所拘束?

热巴:没有拘束啊。我现在还是会逛超市。拍完戏,就近去吃饭。我特喜欢吃小餐馆,那里本土气息比较浓郁。能够自己出去吃饭,就尽量出去吃。

问:最喜欢吃什么地方的菜?

热巴:喜欢全部!我适应能力特别强。出生在乌鲁木齐,现在生活在上海,上海的食物都能适应,完全没有水土不服。

问:你自称“胖迪”,但这阵子相比演“高雯”的时候,好像瘦了不少。

热巴:哈哈。之前确实有点婴儿肥,现在一点都没了,可能长大了吧。

问:你的手臂线条很好,平时有什么锻炼的方法?

热巴:我平时用瑜伽毯练,之前有过健身教练给我提议过一些动作。我觉得自己手臂上的肌肉已经差不多了,再练下去会显得太壮。接下来,可能会练练肚子,塑造整体线条。

问:你认为长发是你的美丽利器吗?

热巴:其实女生最重要的是自信,女生自信起来就足够美丽。放开胆量去勇敢尝试自己的梦想,大不了就是失败嘛,又不掉块肉,何况万一成功了呢!?哈哈。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