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柏林:传递孝道的好支书

来源:凤凰资讯 记者:孙泽恒 编辑:帅歌斌 发布: 2017-02-09 10:14

潘柏林与妻子、岳母合影

“从家庭角色来说,我应该做好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爸爸,从一个村里的角色来说,我也必须是一位好书记。”今年58岁的潘柏林说。熟悉安次区仇庄乡南官庄村的人,一定都听说过他。

为人们所熟知的是,潘柏林对自己小家庭的付出以及对村子这个大家庭的贡献。15年前,他将患心脏病的岳母接进家中,赡养至今。5年前,他的妻子突患脑梗,双目视力微弱。多年来,潘柏林无微不至地照看家里。同时,身为村党支部书记,除了日常工作外,他还在村里重点传播孝道。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南官庄村成为了和谐、稳定、孝老的新农村。

赡养98岁的岳母照顾患病的妻子

走进潘柏林家的客厅,记者看到,房间中央挂着一个大红色的中国结,显得格外喜庆。似乎是听到了客厅里的热闹,潘柏林的岳母孟宪如从卧室里走出来,招呼大家,声音很是洪亮。潘柏林说,岳母今年已经98岁了。

潘柏林的妻子是家里的二女儿,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2001年,他妻子的大哥不幸离世,大姐又居住在外地,这照顾两位老人的重担自然就落到妻子肩头。看出了妻子的心思,潘柏林二话没说,就将岳父岳母接进了家里。

当时,两位老人已年近90岁,为了方便照顾,潘柏林与妻子、岳父岳母睡在一张土炕上。每天,他和妻子无微不至地照顾老人,宽慰老人的丧子之痛。不幸的是,潘柏林的岳父在搬进女婿家的第二年便患了重病,3年后病逝,享年92岁。潘柏林的岳母患有心脏病多年。“这些年,老太太的病总是说犯就犯,幸好她犯病时是有意识的,一难受就会叫我们,我们就得赶紧给村里大夫打电话,大夫就带着药过来。次数多了,大夫熟门熟路,也知道带着什么药,该怎么治疗了。”潘柏林说,就在前两天,岳母还犯病了。

在采访间隙,潘柏林搀扶着妻子孙德兰缓缓进屋。只是,她在走路的时候,身体弓着,双手向前摸索着,每走一步都很谨慎。潘柏林说,妻子患病后眼睛不太好,顶多能看到1米内的事物。

2012年正月初四这一天却让潘家的生活发生了重大变故。这天早晨,孙德兰站在水龙头前准备洗漱,潘柏林发现妻子的手一直在胡乱地比划着,却怎么也摸不到水龙头,他感觉到不对劲,于是,赶紧将孙德兰送到医院。

经医生诊断,孙德兰患上了脑梗,右眼视力受到了影响。现在,左眼也受到了影响。在患病第一年,孙德兰神情呆滞,动作迟缓,大小便失禁,经常尿裤子、被子。当时,潘柏林正在村里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一职。妻子患了这样的病,潘柏林的生活一度陷入崩溃。

“以前,日子再苦总有妻子与我共同承担,她患病后,我太无助了。”潘柏林说,在妻子患病前,自己从未进过厨房,甚至连饺子皮都不会擀,妻子这一病,自己竟被这顿饭难倒了。“儿子儿媳也给我们送饭,但他们还要上班,不能总麻烦他们。我就自己学着做,现在蒸馒头、烙饼都不在话下了。”

孙德兰走路,都是潘柏林搀扶着,有了他的细心照料,妻子从没有磕碰过,岳母的病情总能得到及时治疗。但由于脑梗后遗症太严重,2013年5月,孙德兰又被诊断出小脑萎缩,现在越来越严重,刚发生一会的事就记不得了。

成立红白理事会他在全村传播孝道

南官庄村的孝行之风由来已久,目前,村子里70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数的五分之一,身为村党支部书记,潘柏林更加看重“孝道”这两个字。

潘柏林在24岁时,就曾担任过村干部,2008年,他重新回到村委会,2011年,因工作突出,他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

今年元旦,潘柏林牵头,邀请了保定的一个公益团队进行演出,向村民们传播孝道。演出中的歌曲、朗读等节目都是关于孝道的。很多村民在观看时,都感动地热泪盈眶。“公益组织过来的时候,给村民们分发了很多关于孝道的书,我看着也很感动,我们正盘算着怎么向他们学习,将村风继续发扬。”

去年,潘柏林与几位村干部商议,抽调8名骨干成立了红白理事会,潘柏林担任账房一职。他们主张,尽孝应在老人生前,而不是老人去世后铺张浪费。 “红白理事会是公益的,分文不收。不管是红事白事,我们对宴席都有严格的标准。”

行走在南官庄村的水泥路上,记者看到,一盏盏新路灯安静地树立在路边,每个道口都摆有深蓝色垃圾桶。村民刘沛侠推着自行车路过,她笑着说,如果时光倒退几年,这里则是另一个样子。

原来,潘柏林上任后,在他的牵头下,为村民办了不少实事。修路,实现90%以上的道路硬化,让村民摆脱泥泞;加装路灯,保证每隔60米1盏,保障了村民出行安全;改水,打了500米深的自来水井并重新铺管道,让村民24小时吃上干净的水;改厕,实现90%以上的人家使用水冲式厕所;环保,在每个路口放置垃圾桶,安排保洁员每天清理两次;修建老年活动中心;成立秧歌队……

村党支部、红白理事会、调解委员会……这让潘柏林的工作充实而忙碌,对生活越来越知足。

孝行之风影响后辈

“福荫后代孝为先”,潘柏林在家里做的事,在村里做的事,无形中影响着村民们,也影响着家中的小辈们。

“我们现居住在二儿子家里。两个儿子儿媳对我们都很好。比如说,老太太喜欢吃栗子,儿媳们总是下了班买着,第一时间送过来,都还冒着热乎气儿!从我来说,我没有闺女,有什么事我都是和儿媳们商量。她们对我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没有隔阂。我们身上穿的,都是这两个儿媳买的。这么多年,多亏了他们的照应。”谈起孩子们,潘柏林止不住称赞。

在另一间屋里,一个小女孩正在写作业。潘柏林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孙女,名叫潘伊然,是大儿子家的,她从小就爱跟着我们,现在一放假就自己跑过来。她今年13岁了,我要是有事出去,她就能照看家。”

“现在,我要是在村委会忙,不能回家做饭,我就给儿子们打电话,让他们谁有空做好了送过去。对于一个家来说,家庭和睦是最重要的。和睦就需要家庭所有成员全心全意付出,有什么事情互相谅解。我对老人好,儿子儿媳也在看着我,将来有可能不对我好吗?作为村干部,如果我的家庭不和睦,能说服村民们吗?能教导村民们吗?”潘柏林说。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