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琴:把阳光带进罪犯孩子的心

来源:央视网 编辑:卢佳祺 发布: 2017-01-13 13:37

2017010617064479865_副本

张淑琴年轻时的照片

1996年张淑琴47岁,有一份体制内的工作,体面稳定。对于一个独自抚养两个女儿长大的单身母亲,历经坎坷。人到中年,张淑琴的后半生原本可以波澜不惊,安安稳稳的干到退休然后安享晚年。但她却在这一年选择了另外一种人生。

1995年张淑琴发起成立了陕西省回归研究会,并在第二年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代养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儿童村——“太阳村”,成为一名“丐帮帮主”,此后20年里“太阳村”不断壮大,至今在国内已有9家,累计帮扶各地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超过10000名。

2016年年末,因为筹办上海“太阳村”,年近7旬的张淑琴奔波于京沪两地,并在繁忙的工作间隙接受了央视网记者的电话采访。她说,20年来一路走来,其实一直都很艰难。

给那些无辜的孩子一个家

张淑琴20年前的那次人生转向并非偶然。

1996之前,张淑琴在陕西省监狱局任内刊记者、副主编,人民警察一级警督警衔。在多年工作中,她发现服刑人员在狱中最割舍不下的是自己的孩子,最忧心如焚的是孩子无人抚养,一些服刑人员因孩子处境凄凉而拒绝改造甚至越狱、自杀。更有甚者,一些服刑人员的孩子因无人抚养而流落街头,因为缺乏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学校教育,甚至重蹈父母覆辙走上犯罪道路。

张淑琴特别提到自己受一位服刑人员所托,在陕西扶风县的一次探望。

“走了很长的山路,家中的5个孩子剩下4个,老大因病没钱治疗,已经不在了。剩下的4个中,一个胳膊骨折了,一个牙被别人打掉了,几个孩子衣不裹体,由一位老奶奶照顾,门前地里种着麦子,老奶奶就跪在地上收麦子……”张淑琴说,后来,在那个大孩子的坟前,她坐了一个多小时。

回到西安后,张淑琴写了一篇散文《儿女们》,文中“不知道孩子的眼睛是睁着还是闭着,但是他肯定在盼望着远方的亲人”。自此,张淑琴萌生并笃定了要照看罪犯孩子的念头,她说她要给这些无辜的孩子一个家。

1995年在西安发起成立了陕西省回归研究会,第二年在陕西三原县建起了全国第一个代养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儿童村。彼时,时任司法部部长的肖扬曾为陕西省回归研究会题词:“回归社会工程。”时任司法部副部长的刘飏也曾亲自到西安为儿童村剪彩。她赞扬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它的意义远远超过儿童村本身。”

从一开始就举步维艰

但在实际的工作中,要推动这个“伟大的创举”困难重重。几乎从一开始,张淑琴就面临着来自社会和家庭的不理解,以及更为头疼的资金难题。

被人误解是家常便饭。在“太阳村”成立初期,孩子们都是张淑琴亲自到各个村、到服刑人员的家中领来的。在寻找需要被救助的孩子时,她甚至被人当作人贩子拒之门外。甚至还经常有人会问她:为什么要替罪犯照顾孩子?

张淑琴早年离异,独自带大两个女儿。在创办“太阳村”之后几乎没时间照顾家人。她的女儿武海利曾埋怨说:“她的身心都交给了‘太阳村’,对子女们不闻不问。”

小女儿武海燕记忆最为深刻的是,有一次她出车祸,腰椎被撞断,住院期间生活不能自理,但作为母亲的张淑琴只去过一两次,而且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和社会的误解、家人的埋怨比起来,更让张淑琴头疼的是钱的问题。“我们不仅要抚养孩子,还要保证孩子的教育、孩子的医疗,每年还要带他们到监狱和父母会面,所以要把孩子抚养大,完成对他们代养、代教的任务,要有很多的投入,特别是资金。”

最早,“太阳村”里的被褥是她问单位同事要的,一人捐献了一床棉被。她甚至办过砖瓦厂和服装厂,一方面为刑满释放人员解决就业,一方面筹集“太阳村”的运转经费。

为了筹集资金,张淑琴开始奔走于各大企业之间,“有一次,为了见一位大老板,我穿着警服在人家门口,站了4个小时。”张淑琴说当时的自己就跟乞讨一样。

一路走来,一直都挺难

1999年,张淑琴开始将“太阳村”总部从西安搬到北京,开始了艰难的二次创业。这期间为了节省开支,她住过剧组的库房,住过地下旅店,住过朋友的家。最终,北京“太阳村”在顺义区板桥村的旧卫生院里艰难落下了脚,首批代养了60个来自全国各地的罪犯子女。

针对长期以来没有固定资金来源的实际状况,张淑琴从2002年4月开始就探索企业化经营、公益化运作的模式,增强机构的造血功能。

一开始“太阳村”租赁了260亩土地,尝试种植速生杨、枣树、蔬菜等,如今,他们累计在总部所在村镇租赁了约600亩土地,建造了80个温室大棚和7000平米的钢架棚,种植了草莓、玉米等多种经济作物,推出农家乐项目以及认养“爱心大棚、爱心树”等活动。2014年,“太阳村”上述自营收入已占年度总收入约40%。

在这期间,通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张淑琴在青海、江西、河南、辽宁等地共建立9所“太阳村”,“太阳系”得到不断壮大,目前上海太阳村正在积极筹建之中。

这个过程说起来容易,但张淑琴说,她曾在2009年到2010年这段时间一度想要放弃。“一路走来,其实一直都挺难的,尤其是2009年,一些媒体的质疑,网络上对我的诋毁,还有我培养的两个助手,在这段时间都离我而去……”电话里,谈起这段经历时张淑琴一度哽咽。“我不能说散就散了,我就想搞个汇报演出,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然后就不做了。”2010年12月5日,为感谢15年来社会各界对“太阳村”的支持,“太阳村”在全国政协礼堂召开了“太阳村15年感恩社会”答谢活动。“好多在太阳村生活过的孩子都回来了,我非常感动。”

但也正是这些孩子,让张淑琴又坚持了下来,“我走了孩子们怎么办?他们是无辜的。”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幸苦

20年弹指一挥间。20年里,在张淑琴奔忙里,她和她的太阳系累计抚养超过3500名服刑人员子女,98%的孩子父母在狱中得到减刑;2006年以来已有3000多名孩子通过分散助养得到太阳村每年提供的500元补贴;2001年以来接受公安、法院、检察院等送来的托管儿童700余名;累计为600多名刑满释放人员、300多名成年后的服刑人员子女安置工作;同时还接待安置(提供短暂住宿以及就业培训)刑释人员300余人……

12月下旬,西安东郊的白鹿原上,位于麋鹿村村口的西安太阳村里,夕阳洒进小院,孩子们安静的坐在宿舍里,写字,做手工,或围坐在电视机前。整个院子里只有一个刚来两天的6岁小男孩在和小伙伴打乒乓球的吵闹声。

少年不知愁滋味。一位工作人员说:“娃还小不太懂事,这里的孩子都是年龄越大越安静。”

晚饭时,几个大孩子换上围裙在厨房里帮厨,其他等待就餐的孩子则在餐厅门前排起队,念起那首唐代诗人李绅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猜你还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