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守训:带领全家做慈善

来源:新浪江苏 编辑:卢佳祺 发布: 2016-12-19 17:07

韩守训

韩守训(左)

在南京,有这样一个团结有爱的家庭。今年77岁的“大家长”韩守训和78岁的老伴儿潘翠英虽身患癌症,但仍坚持组织全家人做慈善。他们捐助希望工程、资助贫困学生,为汶川、玉树地震捐款献血,还成立了“家庭慈善基金”,打算将做好事、献爱心的家风一代代传承下去。

前不久,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在北京召开,作为南京唯一入选家庭,韩守训代表家人参会,拿到了“全国文明家庭”荣誉证书。

用爱心回报爱心,设立“家庭慈善基金”

韩守训是军人出身,年轻时一个人在部队,留下妻子潘翠英一个人上班、带孩子,“我们那会儿都在农村。你说就她这点劲儿,要从井里提水、挑水回家,很为难。那还不是全靠好心人的帮忙吗?”他觉得,回报爱心也应该用爱心。虽然当时经济状况并不好,但是韩守训还是一直坚持做善事。

2008年,汶川地震。他第一时间捐了5000块钱,还把原本要送给朋友的茶叶也寄到了灾区部队。“但是我突然发现,这样做善事有些被动。爱心不是说出事了才有,要爱心常在善事常做,把做善事做成一项长效机制。”

说到做到,韩守训牵头成立“家庭慈善基金”,并定下“家规”:有收入的家庭成员,每人每月拿出50元存入“家庭慈善基金账户”中。等积累到一定数额时,就召开家庭会议,商量如何使用,有时捐给红十字,有时捐给希望工程,有时资助困难学生等。 “50块钱也不多,也不会影响生活。而且我大儿媳正好在银行工作,她懂管账。”就这样,“家庭慈善基金”固定了下来。从最初只是覆盖到儿女的6人小团体,发展到儿媳、女婿、亲家,连不少朋友也加入了这个队伍,现在规模已经超过了20人。

盐城受灾捐款、贫困学生资助、社区里生病的孩子也捐钱,韩守训的“家庭慈善基金”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以后我们还要多多资助寒门学子。因为教育是很重要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改变一个国家的命运。”

爱唱歌爱打掼蛋,老两口业余生活超丰富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坐在建邺医院的输液室里,韩守训唱起了歌。坐在一旁的老伴儿潘翠英满脸带笑。潘翠英说,他业余生活可丰富了,还掰着手指头跟现代快报记者数起了老爷子的“日程表”,“周二下午要练敲鼓,周四上午要唱歌,时不时还要去干休所参加诗朗诵。周五还要机动调整,有活动就参加。”

军人出身,韩守训在干休所是个积极分子,“我们干休所还要办春节晚会,我自己就报了三个节目,合唱、锣鼓表演、诗朗诵。”说完自己的爱好,韩守训主动“爆料”起来老伴儿的爱好了,“喜欢排球,郎平的铁粉。爱打掼蛋,牌风特别厉害。”潘翠英听着,在一旁抿着嘴直笑,两人还互相推脱起来,说对方才是“掼蛋高手”。

韩守训还很喜欢读书看报,每天固定两个小时来看新闻。别看老爷子年纪大了,但还会“追赶潮流”,“前一阵子,《我不是潘金莲》挺火的,我就想先看书,再拉着你阿姨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跟大女儿一说,网上买了书马上就送过来了,没几天我就看完了。正好赶上老伴化疗,等她身体好点儿了,我俩再去看电影。”

他和老伴都是“抗癌明星”

听着两位老人说说笑笑,少有人能想到,他们都身患癌症,饱受化疗、放疗的痛苦。尤其是潘翠英,12月8日刚刚化疗结束,前一天晚上还因为胯骨疼,一晚上没睡好觉;更是因为化疗影响食欲,早饭、午饭都没胃口吃。但是,在跟现代快报记者聊天的时候,两位老人一直脸上带笑。

2008年,韩守训被发现罹患食道癌。刚听到这个消息,韩守训一下子就蒙了,“是真的害怕。一宿一宿地睡不着,一睡着就老是做噩梦。”幸好,他心态调整得快,恢复也快。还没等全家人松口气,2014年,潘翠英因为腿疼厉害,检查后竟然是肺癌伴随骨转移。“都是因为照顾我,所以才发现得晚了。要是早点儿发现,也不至于到晚期。”说起老伴儿的病,韩守训很自责。

别看老两口都是癌症患者,但是总能乐观面对一切。韩守训说,老伴儿是医院有名的“抗癌明星”,当时刚刚查出来癌症晚期的时候,曾说只剩下了半年,但是现在她已经挺了3年了。“连医生看到愁眉苦脸的癌症患者,都会说‘你看那个快80岁的老太太,还不到80斤,已经抗癌3年了。’”

除了积极配合医生治疗,韩守训还自己总结了抗癌的三大法宝:能吃能睡心态好。“能帮助别人,我们的心情也会特别好。心情好了,对治病也是有帮助的。”从家里到建邺医院,大约10分钟的路程,老两口每周四下午都要到这里挂水治疗。潘翠英因为腿疼,走不快。韩守训会牵着她的手等她,“走路不能快,快了她跟不上。我要小步走,才能跟她保持步调一致。”

韩守训说,自己很喜欢孙友田的一首诗,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年轻的时候,你照顾我,因为我比你小。到了晚年,我照顾你,因为你比我老。我左看是你,你右看是我,夕阳与晚霞,把我们紧紧拥抱。

多资助孩子上学

韩守训有两儿两女,小儿子韩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自己包括自己的儿子也深受父亲的影响。“说实话,当初我爸说要成立家庭慈善基金的时候,我们主要是顺从。老人嘛,他开心就好。”韩伟说,没想到,本来以为老人只是一时兴起却坚持了这么多年,“现在我们自己的想法也改变了,这个既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制度,我们也很乐意去参与。”

“虽然他俩生病也花钱,像我妈前一阵子化疗,每个月都要两万块钱。说实话钱也不少,也有人劝我们、劝他俩,家庭慈善基金这个钱就自己花吧。但是他们总是说,自己还能承担,不能花这个爱心钱。”

谈到韩守训想把“家庭慈善基金”传给儿子,韩伟笑着说,“不只是传给我们。我觉得以后眼界要更开阔些,我们打算打破家庭的局限,改成爱心助学基金,资助孩子上学是没有问题的。”

猜你还想看: